六时酒♪

这里是六时酒
文野乙女圈的透明小写手

即使你人间失格
也感谢你生而为人
庆幸在最美的年纪
遇见了最好的你

【文豪野犬乙女向】横滨F4×你

@○+● 小天使50fo的点文!!
真的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总算熬夜产出来了!
这是第一次写病娇文
被亲友说一点病娇的感觉都没有【气鼓鼓】
但我自己好像也是这么感觉的orz
前方是大型ooc现场
请各位谨慎食用!
哇敦的病娇是真的难
♬‧*˚✧♬‧*˚✧♬‧*˚✧♬‧*˚✧♬
You're the only one

太宰ver
今天是你的生日。
也是你和太宰交往的第一百天。
他似乎像是算好一般,在一百天前向你表白。
不知道他会准备什么礼物呢——
一想到这里你的步伐又轻快了许多,迫不及待想要回到家里。
果不其然,那人已经在家里等你了。
至少在那之前,一切都很正常。
吃过饭以后的你异常的满足,但还是心心念念着爱人送你的礼物。
“小姐,”他微笑着,把那个盒子递到你的面前,“生、日、礼、物。”
瞧,他总能看穿你的心思。
“要猜猜是什么吗?”
那个盒子不算大,你开始说出心中的种种可能,都被他一一否决了。
“打开吧。”
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你在里面看到了你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东西。
锁链。
“宰宰,这是在开玩笑吧……”
你多么希望这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只是他和你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
可惜不是这样。
他注视着你,深情的眸中是你看不透的黑。
“前天呐,我看见小姐在和其他男人聊天。那个时候的小姐笑得好甜,不知道是在和他聊什么呢……”
“有的时候我就想啊,如果能让小姐这一辈子都在我身边那有多好。因为小姐很善良,所以一定会答应我的要求对吧?要是小姐不答应,我只能让小姐无法离开了。”
他现在语气,就像是每次在床上和你讲情话的时候一样。
给你下着咒。
想挽回吗?已经没有办法了。你想告诉他上次那个人只是自己以前的同学,但那又什么用?
很意外,你并没有打算反抗。
毕竟刚刚你的愿望可是「和他永远待在一起」。
快看啊,这不是实现了吗?

中也ver
“中也,我们分手吧。”
这行文字你反复删改,始终没有发出去。
你并不讨厌他,只是受不了他的行为。
几个月前你被跟踪狂跟踪,后来中也说他已经抓住了那个人并对你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也许对每个女孩子来说能拥有这段邂逅已经是老天赐予自己的宝物了。
因为你以前也是这样想的。
直到你偶然中翻到了中也办公室抽屉里的那叠文件夹。
——里面全是你的照片。
是和中也没交往之前的。
最坏的可能性一直浮现在你的脑海,一连几天你都躲着没见他。
时间回到现在。
你回到自己家,看见的是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中……中也……”
你本能性地后退。
他冷笑了一声。
“丫头现在这么怕我吗?”
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盛满了失落。
“我只是需要一个解释,我只是希望中也能告诉我那不是你干的……”
你越说越轻,他没有回答你。只是拉着你的手,像个孩子一样低吟着:
“不要离开我。”
这个时候你一下子软了下来,选择环住害怕你离开的恋人。
有可能真的只是你多虑了。
但下一秒,你分明听到他说:
“终于——抓到你了。”
几个月后的你待在黑手党的拷问室。
脚上是禁锢你自由的镣铐,一旁却是新鲜的饭菜。
真是令人作呕。
一开始你想要逃,你觉得只要自己撒撒娇,中也他会让你走的。
你错了。
他开始变本加厉地让你受伤,随后又温柔地安慰着你说:“没事的。”
再到后来,你已经失去了活着的感觉。
那清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也令你越发恐惧。
他来了。
他抱住了你。
“不要离开我。”

敦ver
中岛敦是个阳光积极向上的好男孩。
这是你一直以来对他的印象。
你本就不是一个害羞的人,你一直秉持着喜欢就直说的精神。
所以那个时候表白,敦的脸比你的还红。
“嗯——硬要说的话像个熟透了的番茄吧。”
每次亲友问到的时候,你总是这样形容他那时的表情。
今天你放学很早,打算给敦准备几个他喜欢的菜。
晚些从侦探社回来的他看到你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不禁扬起了嘴角。
如果你看到的话,可能会惊叹那双眼是有多么的温柔。
“啊!”
本能的惊呼打破了宁静。
切菜切到自己的手,对你来说已经是好几年没有出现过的错误了。
而他也是马上冲进厨房,舔舐着你那流血的伤口。
本以为他只是想要消毒,你也放任他这么做了。
但你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那双眼里,倒映的是你的身影。
为什么,他的眼里只有你一人。
那是单纯到只有你一人的世界。
他抬眼,笑着说道:
“伤已经好了,小姐。你看,没有流血了——”
他不知道,你的心在流血。
还是不会好的那种。

芥川ver
今天的港黑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但你的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你本身就是个暴脾气,好巧不巧又碰到个和你八字不合的女同学。
说什么你能在港黑待那么久完全是因为你的恋人芥川龙之介。
“她这样说,芥川你觉不觉得很过分!”
在饭桌上你对着他抱怨道。他本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你话却特别多。
还是停不下来的那种。
“真希望这种人早点去死,活在社会上也是浪费!”
是气话吗?
应该是吧。
第二天那个人就死了。
死得很惨。
嘴被撕烂,四肢分离。
警察自然是把矛头指向港黑,但这次的死法太过普通,并不像异能者所为。
你也被列入嫌疑对象。
那又怎样?港口黑手党本来就是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心里肯定是会有点震惊的,你还在惊讶自己的异能会不会是【死亡笔记】。
没过几天,你也被派到了一个远离横滨的地方执行任务。
时隔一个月后这件事淡了,你也被上头叫回来。
第一时间当然是回到那个属于你和芥川的家里。
已经是深夜。
今天他很少见的早睡了,蜷缩成一团,手里抱着你的大衣。
你笑了笑,准备去洗漱。
他床头亮起的手机屏又激发了你的好奇心。
手机密码不出意料是你的生日,你不禁得意起来自己在芥川心里的地位是有多么重要。
原来只是垃圾邮件。
但往下拉,却看见了那一个月前的真实。
人是芥川杀的。
你一夜未眠。
只要闭上眼,都是那个人向你索命的样子。
这次带给你的冲击太大。
而早餐的时候,你故意错开时间,和芥川分开出门。
你在害怕。
你害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让他背上更多的罪。
你也害怕,自己会被抓起来。
黑手党干的那些勾当要是被知道,已经够判数不清的死刑了。
手机提示铃响起,上面的那行字让你瞬间放弃了刚刚萌生出来想和芥川好好谈谈的念头。
“讨厌的东西,在下帮你杀掉好了。”
“哪天小姐要是讨厌在下了,在下也会杀掉自己的。”
“所以小姐,看看后面吧——”
那是躲在暗处的面孔和裂缝般的笑容。

评论(3)
热度(182)
© 六时酒♪ | Powered by LOFTER